肢体散落房间各处

这里忆

-短篇-【伞修】假如一切从头来过
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窝在沙发里,手上捧着一本《哲学概述》,懒懒地将目光投在书上。午后暖暖的阳光从外头洒进房间,落在他身上,微风轻拂上他的面颊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是一个惬意的夏日午后,然而很快,外面刮起了大风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听见风声大作,苏沐秋看向窗外。窗外,刚刚还晴朗的天空沉下脸来。狂风席卷着残叶,树在疯癫地舞蹈。阳光敛尽,只有乌黑的雷雨云堆在一起,似乎随时准备大哭一场。
       “啊,真麻烦……”苏沐秋伸出手去够窗户,一边关窗嘴里一遍嘟囔着。须臾,大雨倾盆而至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,继续看书。
        良久,有人开门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走进房间后,见他在看书,便唤了一声:“沐秋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闻声抬眸,绽出一个浅浅的笑:“阿修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叼着烟,嘴角带着一贯有的群嘲笑容:“沐橙想喝果汁,我在打JJC,你去一趟小店帮她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微微点头: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于是,叶修和苏沐秋走出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套上胶鞋,在客厅里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伞,便问道:“阿修,你有没有看到伞放在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心中忽的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,略略蹙眉,抓住苏沐秋的腕:“那个,沐秋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找伞不得,便没有听叶修多说:“阿修,等我买果汁回来再说好吗?不是什么急事的话,我就先去小店了。唉,没办法,找不到伞,只能用跑的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行,那早去早回。”叶修松开手,笑道。
        可能是自己太多心了吧,去买个果汁而已,不会怎么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苏沐秋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楼道里,叶修心中的不安更甚。梦中的自己似乎就是这样松开了手,然后便永远也没有机会重新牵起它。
        窗外大雨滂沱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下了楼,正准备上街,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他回眸,是叶修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被淋得浑身湿透,凌乱的头发更显狼狈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阿修?这样会感冒的。”苏沐秋疑惑不解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握住苏沐秋的手腕,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:“沐秋,不要走。”
        你知不知道,我好几次梦到你出了车祸离开了我。
        你知不知道,梦中失去你的我是多么绝望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的眉头彰显着他内心的疑问:“阿修,我听不懂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管那么多,别再往前走了,哥求你行吗?”叶修的眼神如同孩子一般无助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心中疑云重重,可苏沐秋还是舒展眉头,挽起嘴角,轻轻呵出一句:“好,阿修,我不走,我们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垂下颤抖的手,跌坐在满是雨水的泥泞的路上:“我们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永远也不会和你演绎梦中的故事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,我也不想去让你冒这个险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,我爱你。


-END-

-短篇-【喻王】可乐

  喻文州站在王杰希身边,笑眼弯弯:“王队,想喝什么?”

 “嗯?”王杰希修长的食指轻轻划过杯口,“可乐吧。”

  很多人认为王杰希很讨厌碳酸饮料,其实他不是特别介意这个,也不像有些人口中所说,喜欢喝茶。他挺讨厌茶的,太苦。

  须臾,喻文州递给了王杰希一听可乐:“有点冰,不介意吧?”

  王杰希接过,微微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介意。”说完,他喝了几口。冰凉的可乐顺着咽喉,滑进更深处,王杰希喉头一动。

  是有点冰。

  喻文州也不说话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王杰希。

  “喻队,”王杰希抬眸望向他,眸底的情绪有些复杂,“你知道我今天为何来这里吧?”

  喻文州淡淡道:“哦?我怎么会知道呢?我又不是王队肚子里的蛔虫。”

  王杰希知道喻文州在装傻,双眉微蹙,伸手捋了捋刘海:“文州,你不要……我就是想告诉你……”

  “什么?”喻文州望着他,眸中带着期待。

  “我喜欢你,”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的眼睛,“文州。”

  喻文州喝了一口王杰希喝过的可乐,眸中笑意更浓:“好巧,杰希,我也是。”

-END-